软件大全app黄

   “哼。”

   见宁小凡不说话,李无常也不在意,只是一挥袖,语气不善地冷哼道: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!”

   话音刚落,李无常脚尖轻点海面,身体化作一道黑色幻影,向远方掠去。

   “想逃?”

   宁小凡没有丝毫犹豫,招呼着灭魂刀和铜门,飞快追了上去。

   铜门由于太重,导致沉入海底,不过他屈腿一跳,便破开水压,踩着海水崩腾疾走,溅起朵朵庞大的浪花。

   “宁小凡!真以为我打不过!?”

   见对方不走反追,李无常心里也升起了一团怒火。

   “废话少说,战!”

   宁小凡一脚踏裂海水,身躯直掠出数十米,一拳轰来。

   巨灵轰山拳!

   “来得好!”

   风雪俏佳人

   李无常转身拂袖,一拳迎了上去!

   刹那间,两只肉拳激烈碰撞,在周身掀起数丈高的水墙,就仿佛海底埋伏的炸弹被引爆!

   轰隆!

   浩瀚无边的湛蓝海洋,一道道波浪不断涌来,撞击在岩石上,发出了天崩地裂的吼声,喷溅着雪白的泡沫。

   海面上的轮船和游艇,摇摆不定,十几名水手慌忙拉动帆绳,并找海面深处望去。

   “妈的,今晚的天气预报,不是说没风吗?”

   一个靠着护栏抽烟的年轻船员,骂骂咧咧道。

   “呵,我们的天气预报,什么时候准过?”旁边的中年大副,摇头笑道。

   “快看!那是什么!”

   忽然,不远处的岸边,几个水手指着他们身后,大叫起来。

   “怎么了?”

   两人转过身,却发现原本平静的海面,此刻竟掀起了两根数丈高的水柱,宛如两条巨型水龙,在幽黑的海面上交战。

   而一些视力极佳者,甚至能看见水柱顶端,有两个模糊的人影。

   “我……我的妈呀!”

   年轻船员,一个哆嗦,香烟从嘴里掉到了甲板上。

   维多利亚海湾,深处。

   “宁逍遥!非要和我一决生死吗!?”

   翻腾的水龙间,传来李无常愤怒的咆哮。

   “哈哈,不是要杀我吗,现在我就站在这里!来吧,李无常,战个痛快!”

   宁小凡仰天长笑,半神的实力,全面爆发,战力直逼神境后期!

   “该死!这神念法器和青铜尸卫,太过麻烦!”

   李无常脚踩海浪,与铜门再对一拳,却被打得浑身气血翻滚。倒退数步。

   反观铜门,则是暴退数十步,笔直砸进海面!

   一拳之威,竟至于斯,可见李无常方才并未拿出真正的实力。

   “好可怕的拳力,这一拳,怕是连神境后期都接不住。”

   宁小凡眼眸一眯。

   铜门败退,他飞快操纵灭魂刀,再次攻了上去。

   同时他心中也对这个变态的实力,感到一丝惊讶。需知,戴上巨灵手套的铜门,再加上灭魂刀,足以轻易灭杀神境后期的强者,但打了半天,愣是拿李无常这家伙没办法!

   足以证明,李无常的实力无限逼近于神境巅峰!

   “嘎吱!”

   宁小凡双拳紧握,却没有上前,因为刚才短暂的交手,他已然受了重伤。

   这个变态,实力成长太快了……

   如果他不借用铜门和灭魂刀,三招之内,必定被活活打死。

   就在这时,一道震耳的咆哮,席卷海面。

   “宁逍遥,这是逼我的!”

   李无常身在高空,双目充血,披头散发形同地狱恶鬼。他猛吸一口气…

   “神武三十六式,第二式!”

   “坠日手!”

   轰!!

   “撤!”

   宁小凡没有丝毫犹豫,施展身法,快速逃离。李无常这一记临死反扑,必定是压箱底的杀招!

   嗤!

   蓝黑色流光凌空溃散,灭魂刀被生生碾碎!

   铜门怒吼一声,开始狂化,小巨人般的身躯暴涨一圈,随即右拳炮弹般轰出,与李无常的坠日手撞在一起。

   轰隆隆……

   一股比之前更大十倍的轰响,顷刻间,在这片天地间响起。

   波涛怒滚,天崩地裂般的声音响起,仿佛海皇震怒。

   “噗哧!”

   李无常凌空喷出一口鲜血,看了一眼急速下坠的铜门,他一咬牙,转身飞速逃离。

   “宁逍遥,始终只能靠这些外物。若论本体实力,根本接不住我三掌!”

   “不过,一切能够调动之物,也都可视为自身实力。这一点,倒是做得相当好。”

 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 他一边在海面上飞奔,一边捂着胸口,喷吐鲜血。

   “下次见面,我必定一拳,碾碎所有的幻想!”

   ……

   当一切平息后,海面重归于静。

   幽蓝色的海水,将一切都掩盖住,只留下大量白色的浪花。

   宁小凡站在栏杆上,心情极为沉重。

   “李无常,果然是万年不出的妖孽,小半年未见,他已经能够击杀神境后期的强者了。”

   “唉,可我若不借用铜门和灭魂刀,只能匹敌神境初期。”

   宁小凡摇头一叹,却更加坚定了内心变强的欲望。

   有这样一个敌人,不是坏事,能够激励自己前行,时刻提醒他,不要骄傲自满,因为一山更比一山高。

   如果不努力修炼,下次遇见李无常时,一切虚荣都会被一拳击碎。

   “这位先生,您好,请问一直在这里看海吗?”

   这时,一个清丽的声音从旁边响起。

   宁小凡扭过头,发现是一个年轻的女记者,正拿着话筒对着他。

   “怎么?”

   ‘哇,好帅啊!’

   女记者看见他那张俊美的脸庞,冷漠的眼神,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。

   她微微一滞,就挤出一丝微笑。

   “是这样的,我们刚刚听说维多利亚海湾爆发一场小型海啸,所以马上赶了过来。请问我能采访一下您吗?”

   宁小凡没说话,只是双目紧盯海面,微微眯起双眼。

   女记者脑袋一偏,将话筒继续递近了一分,“请问,知道这场海啸是怎么发生的吗?”

   “算是我造成的吧。”

   宁小凡摇摇头。

   “哈?”

   女记者噗哧一笑,连旁边举摄像机的男记者,都是忍俊不禁。

   话音刚落,原本重归于静的海面,爆发出“嘭!”的一声巨响,一道庞大的身影,从天而降,直接落在宁小凡身旁。

   海岸一阵抖动,可见来人体型的重量有多么恐怖。

   “哎,怎么成了这个样子……看来又要重新炼制一番了。”

   宁小凡见铜门濒临破碎的躯体,既心疼又苦恼。

   旋即,两人转身离去,只留下一脸懵逼的两个记者。

   “啪!”

   那女记者扇了扛摄像机的男记者一巴掌,后者一脸呆萌的捂着脸。

   “这……这不是假的,我没有在做梦?”

   女记者看了看自己发红的手掌,呆滞地道。

   等到宁小凡回到谢依琳生日宴会时,那里已然被警方包围起,各种闪着红灯的警车,。

   他用天眼扫视一圈,并未发现秦渊等人的存在,打了个电话后,后者告诉他,他们已经回到酒店了。于楠和龙北岳身受重创,需要静养,还问他李无常如何了。

   “让他跑了。”

   宁小凡摇头一叹。

   四季酒店里,秦渊的手机,开着免提,房间里的于楠和龙北岳,都是听得清清楚楚。

   “让他跑了。”

   声音落下,龙北岳一张脸顿时变得通红,就跟猴屁股一样。

   于楠也是如此,此刻她羞愧的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   只有秦渊一声苦笑,“逍遥啊,这个……只要没事儿就行,李无常此人太危险了,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。”

   “没事,秦老,带着于将军还有那个逃兵先回国吧,我在搜捕他两天。”

   宁小凡平静道。

   “搜……搜捕……”秦渊咽了口唾沫,“那可要小心啊。”

   “放心吧。”

   宁小凡微微一笑,便挂断电话。

   霎时,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更微妙,三人谁都不说话,但都明白对方的心思。

   先前,他们都没太把宁小凡当回事儿,甚至认为他的实力,在团队里属于垫底层次。但两个多小时前的一幕幕,让他们知道了自己有多么愚蠢。

   “此次回去,我会主动辞去天龙总教官一职。”龙北岳一脸神伤,仿佛自尊心受到了践踏。

   “北岳,无需如此。当时的情况我们都看到了,如果不逃,必死无疑。”秦渊劝道。

   “我意已决!这次回去,我会要求首长将我送入龙家禁地,这次我不入神境后期,誓不出关!”

   龙北岳双拳悄然紧握,咬牙切齿。

   ‘宁逍遥……等着,我一定要超过!一定!’

   ……

   谢家庄园。

   三层别墅,海景卧室里,谢依琳脸色惨白,浑身蜷缩在被窝里,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猫。

   “依琳,别怕,现在安全了。”

   一旁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,面容严峻,正是掌管谢家万亿财富,位列胡润百富榜的谢家家主,谢黎明。

   “依琳,跟梁警官仔细讲讲当时的情况,或许能帮助他们早日捉住凶手。”

   谢黎明道。

   旁边一位身穿制服的警官,顺势点点头。

   “爸爸,我说了,他们不是普通人,警察根本不管用的。”

   谢依琳声音柔弱,想起几个小时前那血腥可怖的画面,她全身裹在被子里都感觉到寒冷。

   “依琳小姐,是不是看错了?”

   梁警官皱了皱眉,严肃的脸庞上闪过一丝不屑,不是普通人,莫非是神话传说中的妖魔鬼怪不成?

   他们干警察的,最不信这个。

   “依琳……”

   “谢叔叔!”

   谢黎明刚想再问,一道声音传进了房间内,是任尧。

   此刻的他,换上了一套干净的休闲服,脸色残留着一抹虚惊。

   “小尧?”

   谢黎明一转头,“这是……”

   “当时我也在现场,我可以作证,那些人……”任尧走进房中,苦笑道:“他们不是凡人。”

   “不是凡人?哼,难不成是神仙?”梁警官不屑一哼。

   “也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   任尧看向他,“如果我猜得没错,他们应该来自内地的武者,而且至少也是神境以上的修为。因为那种铺天盖地的威压,我只从我师傅身上感受到过。”

   “神境武者!”

   谢黎明大吃一惊,坚毅的脸庞闪过浓浓的惊骇,他显然听说过这个名词。

   “什么神境武者,再厉害,能厉害过枪么?”

   这位梁警官,伸手拍了拍腰垮上的枪袋,傲气十足。

   “这……”

   谢黎明愣住了,他有点不知道该信谁了。说实话,他平时也听过一些关于武者、修炼者的信息,不过那些人一个比一个传得邪乎,他也就当故事听了。

   任尧摇头一笑,旋即大手一张,梁警官腰垮上的枪袋,便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掀开。

   在房间其余三人震惊的目光中,一把警用手枪,凭空飞到了任尧的手中。

   谢黎明揉了揉眼睛,确定自己没有看错。

   “……想干什么!”

   梁警官忽然紧张起来。

   “不是不信么,我展示给看,就知道了。”

   在三人的注视下,任尧用左手罩住黑洞洞的枪口,右手直接扣动了扳机。

   “砰!!”

   枪响。

   “啊!…………”

   梁警官迟疑了一秒钟后,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嚎,眼珠子差点没瞪出眼眶!

   只见任尧的左手,安然无恙,移开枪口后,只见掌心处,仅有一片焦黑和一颗被压扁的子弹。

   肉身防御子弹!

   谢黎明呼吸为之一滞,就连见识过宁小凡神通的谢依琳,也是瞳孔一缩。

   “这一招,便是成就术法尊者的标志,灵力成罡,不畏枪炮。换做内地武者,便是巅峰密宗。”

   任尧呵呵一笑,便将手枪还给了梁警官。后者呆滞地接了过来,看向任尧的目光,充满了尊敬。

   “不愧是港岛第一大法师的弟子,手段果然厉害!若依琳能和他结婚,我谢家必定再次膨胀,甚至一举压下周家和郑家,成为港岛第一豪门!”

   谢黎明眼睛猛地亮了起来。

   然而就在这时,谢依琳却伸出一截玉指,颤抖地指向了窗外。

   “……是。”

   “嗯?”

   三人飞速转头,只见高大的落地窗外,有一个白衫青年,犹如幽魂般,独立寒风中。一双冷漠如冰的眸子,紧盯着床上的谢依琳。

   “他是……”

   任尧眉头紧锁,在宁小凡变化相貌后,他有点不认识对方了。

   “什么人!装神弄鬼的!”

   梁警官吓了一大跳,恼羞成怒地骂道:“还不赶快从窗子上滚下去!”

   对于他的怒吼,白衫青年充耳不闻,只是伸出一根晶莹剔透的手指,在落地窗的玻璃上戳了一下。

   “乒!”

   “咔嚓!咔嚓!”

   在一声微响后,整块落地窗的玻璃应声而碎,宁小凡走入了房间。

   目光犹如一座山,压在了谢依琳身上,冰冷的声音也随之响起。

   “谢依琳,我来讨债了。”

   “……别过来!”

   谢依琳显然已经将宁小凡认了出来,一张精致的混血俏脸,吓得惨白如纸。

   “依琳,别怕!有梁警官和小尧在这儿,没事的!”谢黎明马上护在女儿身前。

   谢依琳只是一脸绝望,宁小凡在金魔角内,一举杀了七八位SSS级强者,连沙赞都死在了他手里。这等逆天的实力,她很清楚,就算来一百一千一万个任尧,都保不住她。

   “先生,究竟是谁!强闯私人住宅,已经构成违法了!”可能是被宁小凡一指碎玻璃吓到了,梁警官对他的称呼,也从变成了先生。

   “这位先生,我是司徒言的首席大弟子任尧,的行为已经对我们构成了威胁!”任尧眼中寒光闪烁,“如果再往前走一步,我就要动手了!”

   说话间,任尧已然袖子一抖,一张黄色的纸符掉在他手心里。

   “区区术尊,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。”

   宁小凡冷笑一声,旋即从嘴里吐出一个字。

   “滚!”

   “……”任尧脸色涨红。

   “再废话,我废了!”

   宁小凡背负双手,眼神凶戾。

   “找死!”

   任尧咬牙切齿,他乃港岛第一大法师嫡传弟子,何曾受过这种侮辱!

   “太上老君,急急如律令!”

   “赤龙炎,焚!”

   他口中飞速吐出一连串晦涩的口诀,右手一挥,刹那间,早已准备好的黄色纸符燃烧起熊熊烈焰!

   恐怖的高温,连空气都是被炙烤得扭曲!

   “好可怕的温度!”谢黎明离了大概有四五步,却依旧感到烈火灼面。

   “敢在我面前卖弄术法?”

   宁小凡戏谑一笑,下一刻,他鼓起腮帮子,用力一吹!

   呼……

   这一吹,包裹雄浑的灵力,竟直接将那股翻腾的烈焰吹到倒了回去!

   “啊!!”

   谢家别墅的海景房里,顿时响起一片凄厉的惨叫。

   “啊……我的脸!我的头发!”

   “滚!”

   宁小凡袖子一挥,像是驱赶苍蝇一般,下一刻,任尧整个人便如同一颗炮弹激射而出,轰破一面墙壁,消失在了众人面前。

   “咕噜。”

   梁警官咽了口唾沫,默默退到一旁,大气都不敢出一口。

   “……想干什么!究竟是谁!”

   谢黎明护在谢依琳身前,面对宁小凡的神境威压,瑟瑟发抖。

   “我叫宁逍遥。”

   宁小凡面若冰霜,吐出五个字。

   “宁逍遥……啊!莫非就是那个盛传的江南第一人,逍遥大师!”

   谢黎明猛地回想起来,眼睛暴睁,心脏犹如打鼓。

   先前在一个饭局上,有一个内地大佬给他们讲述江南宁大师的事迹。

   种种事迹,桩桩传奇,被那大佬讲的唾沫飞扬,不过他都当成笑话听了。

   不曾想,这竟是真的!

   “逍遥大师……大人大量,何等身份,我女儿如果有什么惹到的地方,千万见谅啊……别跟小女孩一般见识……”

   谢黎明一下子软了下来。

   “行,只要拿出五千亿,我转头就走!”宁小凡狮子大开口。

   “五……五千亿!?”

   谢黎明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   这个时候,宁小凡幽幽道:“大半年前,在暹罗国的金魔角内,为谢家老爷子求续命神药,我赠一瓶续命丸救急,此事……谢依琳,不会真忘了吧?”

   “什么!”

   谢黎明大吃一惊,震怒扭头,狠狠盯住谢依琳,一切都想通了。

   “依琳,……胆子也太大了!这种大事,为什么不告诉我!”

   谢黎明暴跳如雷,肺都快气炸了。

   怪不得几个月前自己女儿拿了一瓶神药回来,仅仅吃几颗,谢老爷子就康复了。但她死活不肯说从哪里弄来的,原来竟有这层缘故。